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欣赏


     芙蓉如云柳如月,琉璃灯火琉璃夜。瑟春桃夭黧枝斜,暗香迷离万书叠。纵是书生已然参加科举,明日便会知晓成绩,可他依旧喜挑灯执卷。而书总是停留在他手中,他的手反复摩挲着的那一页,不是担忧明日是否中榜,只因欣赏一古人,便思绪千匝。
     沈约,字休文,休于文却执笔绘山河,点墨染一生。他常于阶墀寂然处久读书卷,竟几番不知今夕何夕。泛黄的素纸,松墨的笔迹,让他赏尽古今。好学至此,便是昼夜不倦,岁岁无休。
     沈约之父因不愿成为弑君者,而致朱墙倒,碧瓦塌,颠沛南北。但沈约从来都是淡然笑之,不屑功名富贵,不怨父亲之举,唯有缄默更入骨三分。待时局稍定,他喜温一壶酒,或煮一瓯茶,与诸多文士言谈诗书,挥毫当世。后来聚于竟陵王萧子良左右,便与王融等人被赞为“竟陵八友”,天下皆闻。其间,世人尤其欣赏沈约的文采,当时萧衍闻其大名,约见沈约。二人对酒畅谈世态,见解独特。萧衍便极为欣赏他的字字珠玑,博古通今,且为人恭谦有礼,欲将他招入麾下。可沈约虽看出他的治国之才与帝王之相,却不愿入官场,只想像好友陶弘景一般归隐山林,做个闲人居士。
     朝代更迭,多难濒危。他怜悯天下百姓之疾苦,终是入仕,只愿百姓在他治理下有一地可安居。萧衍已韬光养晦多年,只待沈 约能辅佐他成就帝业,他权衡几番,选择了助萧衍一力。果然不须    多久,萧衍称帝,遂了沈约一愿——轻徭免役,大赦天下。
     虽世人皆惊他的书意风流,可亦惊了萧衍之心,不再重用。他亦是无悔,当初辅佐萧衍为的不过是一国百姓可安稳度日罢了。最终暮年卧榻,以自嘲腰带日渐松垮的方式打消萧衍的疑心,令人人笑言他是细腰男子,他也从不怨天命,不恨人事,就如水墨般淡然缄默。
     至此,书生喃喃一语:“只愿东风如解意,不瘦沈郎腰。”沈约之爱民之心,让书生越发欣赏。窗外明月淡薄,他凝眸而望,心中便已立志:虽才华不可比沈约,唯愿初心以天下为重,永不忘初衷。
     次日,书生已然为状元,可他脸上并无喜色,而是肃穆地骑着马。他看着繁闹的街市,心中更是坚定了志向,他要这盛世在他手中更加安稳,就如他所欣赏的沈约一般:功名富贵皆空,天下苍生为重。

     (作者系江西省奉新县第二中学学生,指导教师/王纪金)

【简评】

     “功名富贵皆空,天下苍生为重。”这不仅是文中书生所欣赏的,也是执笔于此文章的作者所欣赏的。文章选材新颖,采用第三人称,借书生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念想和向往。沈约常于阶墀寂然处久读书卷,点墨染一生,只想归隐山林,做个闲居人士。他有爱民之心,轻薄名利。书生唯欣赏沈约此心态与抱负。书生心意已决,虽才华不比沈约,但愿初心与沈约一般以天下为重。文章紧扣主题,欣赏淡泊名利,欣赏以天下为重。文章一字一句值得品味。

  作者:王欣龄

老虎机游戏  文章来源于:《语文报》初二版2017年5月

评论:

已输入
  搜索标签
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晋ICP备1100349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