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信

欢迎关注
中华语文官方微信

水莲花开


  帘影轻动,风悄悄撩起一角,又含蓄地收回,带起柔波似的旋律,风中有清雅的幽香,混合着莫名又熟悉的恬淡,不敢深吸,只怕那幽密的味道会开启内心的情愫,泄露了什么秘密。

  月照林花皆似霞。悲欢聚散,红了樱桃绿了芭蕉,莫测的是人生百味,回味的是百味人生。也许,人生如梦,将过往烟云化作杯盏清酒,临风抚栏,仰首隐下一樽还酹江月:也许,人生如梦,纵使如昙花一现也应有花堪折直须折,哪管梦醒悲凉,曲终人散。也许,人生的美好是清恬里的苦涩,惆怅中的暗香,若曲音婉转,在轻拢慢捻抹复挑中,喜忧掺半。春去秋来,每每月上柳梢,独自一人时,心底便会泛起昏黄的剪影,恍然掠过。触起波纹,想要提笔将心事晾晒,却只字难留。任月光滑过心底。我听到一朵莲花娉婷在青埂上绽放,那初生的素莲温润得像刚从水雾里携来,清凉地不含一丝骄躁,放下鸢飞戾天之志,抹去百般的彳亍与不安,月下,它自在舒心地缓缓绽开花瓣,将月影浸在露上,就这么安详地伫立在天地之间。

  皎皎空中孤月轮。静坐窗边,不觉低吟“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”一轮素月有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绝,却又给人忧伤中以希望。“独携天上小团月,来试人间第二泉”,此处虽无惠山甘泉,却可将香片浸于茶盏,将月色融化在心肠。圆月以风过无痕之势拨开云雾映着莲花一点点静吐芳香,心湖水波无痕,唯有朵朵素莲摇曳在思忆的清风。那轻薄的瓣儿纤积着一段难以遣落得往事。那个中夏,莲花盛开的季节,有滂沱大雨将积压的心情淋漓挥洒在天地,窗外一片迷朦,办公室水壶的水微涨,明一声隐一声地泛着泡儿,我静静帮老师批改作业,等待雨势的渐弱。“······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······”老师在备课,那首《声声慢》不知已被几届学子反复回味,那浅浅几行墨字却不知浸染了品读者的几重心思。未等我开口,老师便言及其中滋味,她说这个年龄的女生会喜欢李清照的词。我和老师聊了几句,此时看来有点少年不识愁却故作愁滋味的心理,也不知何时他在身后说道:“一叶叶,一声声,空阶滴到明。”他是邻班的语文科代表,也许我们都有着一种绣着花边的愁情,都在凄美的词句中细嚼幽密的情感。我们似乎忘了时间,当一语掷地,叩晌每一个人的心房时都有一种知己的欣慰感。彼时如此宁静,唯有窗外淅沥的小雨和嘶鸣的炉子言语着。从此素莲花开,是一种友情的素描,是一种生活感悟的丹青,随阅历渐长,不曾玷污一玫花瓣。

  昨夜闲潭梦落花。疲惫时思绪总爱依偎在最柔软处,那仲夏的莲香被风熏醉,裹携着回忆,三年后人各自东西。模糊了轮廓,淡去了细节,花落无声,一瓣莲花悠然落地,我小心地拾起,夹在诗集的末页,连同那《声声慢》也不敢轻碰。

  不知乘月几人归。岁岁月圆,月圆往复,当月唤起思忆,原来,水莲花开,不曾凋落,我提笔,静静将一段如莲往事抒写在莲影依依的流年。

 

评论:

已输入
  搜索标签
关于飞翔联系我们隐私保护飞翔版权与免责声明
Copyright ©晋ICP备11003498号-1